Tag: 王阳明

从“说你行,你就行!“到“知行合一”

brainsuccess

1960年,哈佛大学的罗森塔尔博士曾在加州一所学校做过一个著名的关于期望效应的实验:新学期开始了,校长对两位教师说:“根据过去三四年来的教学表现,你们是本校最好的教师。为了奖励你们,今年学校特地挑选了一些最聪明的学生给你们教。记住,这些学生的智商比同龄的孩子都要高。”校长再三叮咛:“要像平常一样教他们,不要让孩子或家长知道他们是被特意挑选出来的。”这两位教师非常高兴,更加努力教学了。我们来看一下结果:一年之后,这两个班级的学生成绩是全校中最优秀的,甚至比其他班学生的分数值高出好几倍。知道结果后,校长不好意思地告诉这两位教师真相:他们所教的这些学生智商并不比别的学生高。这两位教师哪里会料到事情是这样的,只得庆幸是自己教得好了。随后,校长又告诉他们另一个真相:他们两个也不是本校最好的教师,而是在教师中随机抽出来的。

这个实验是关于期望效应(又称皮格马利翁效应)的,其心理学的解释和应用,已经汗牛充栋,不胜枚举了。今天我们试图从一个新的角度,从东方的智慧中,重新诠释“说你行,你就行”的涵义。

中国明代有一位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书法家兼军事家、教育家:王守仁,又被称为王阳明。他是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释、道三教,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王阳明在十来岁的时候就立志要做圣贤,可是到了三十五岁圣贤没做成,却因为触怒了当时擅权的宦官刘瑾,被贬到了贵州龙场当驿丞(就是邮局局长)。当时的贵州还是未开发地区,还有当地的土著(这里的土著是实指),连语言都无法和他交流。在这样的环境中,王阳明根本无从考虑功名利禄,因为他基本的生存,都成了问题。他给自己做了一个石棺,躺在石棺之中思考,觉得一切得失荣辱,都可以超脱,但是生死的问题,依然没有看破。在这个时候,他问了自己一个关键的问题:“如果圣人处在我的情况,会怎么办?”(“圣人处此,更有何道?”)这个问题之所以关键,是因为王阳明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从逻辑上完成了身份的转换,从“我要做圣人”,变成了“我就是圣人”。表面上,是王阳明在问圣人的行为如何,而问题的答案,则是王阳明自己思考出来的。王阳明的答案,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圣人之道,吾性具足。”换句话说,就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本身就可以做到。如果我们一直用以前的标准来要求自已,一直用以前的思维方式来看问题,那么我们就是以前的那个人。如果我们想成为圣贤,成为成功者,成为优秀的人,那么我们就必须用圣贤,用成功者的,用优秀的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用他们的思维方式来看待问题。

“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海明威 《真实的高贵》

“There is nothing noble in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ellow man; true nobility is being superior to your former self.” ― Ernest Hemingway

回到期望效应的实验,两位老师并没有主动的认为自己是优秀教师,而是实验者给予的暗示:“你是好老师,你的学生是好学生,你教学的成绩应该很好。”在这样的暗示下,这两位教师就会按照优秀教师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如果教学中出现了困难,他们会主动的解决困难,因为他们是优秀教师。学生如果出现了问题,他们会积极的帮助学生,因为学生是好学生,肯定能带好。

无论是西方的被动认为,还是东方的主动思考,一个人事实上更进一步的关键前提都是在思想上首先更进一步。所以我们常常听人讲:“思想高度决定人生高度”。“说你行,你就行”的关键,是自己思想上认识到自己行。而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可以做一个小测试来检验一下:在你看完这篇文章之后,你是否认为自己做到了思想更进一步?如果你的答案是“以后就能做到了”,那么你还是停留在“先知而后行”的状态。如果你的答案是“我的思想本来就领先自己,每天都引领自己更进一步”,那么恭喜你,在这一点上已经做到了“知行合一”。

图片来自网络